主页 > 公司新闻 >

2011年进场开始持币和2018年进场持币会一样吗

时间:2018-10-12 13: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从2000年到2008年,是新东方历史上最辉煌的8年。以2001年中国加入WTO为契机,新东方迎来了中国出国留学的井喷时期,像罗永浩、李笑来这样的网红老师,不仅获得了相应的财富红利,更是完成了粉丝的原始积累。
 
  但与很多有了钱的东北老乡不一样,罗永浩、李笑来没有去三亚买房,而是选择创业,即进入流量变现模式。
 
  这是一条典型的东北人致富路径。从赵本山到MC天佑,无不是借助新兴的传播渠道完成自身IP的打造和强化。赵本山借助当年的央视,MC借助草根聚集的直播平台,而罗永浩和李笑来,则是借助新一代的精英。没错,正是韭菜当中的战斗机。
 
  最早买锤子手机的一拨人,和最早跟着李笑来炒币的一拨人,其实都是罗、李在新东方做网红时期积累下的种子用户。要么是出国党,要么是互联网或媒体圈子的猎奇者。这些人嘴刁眼挑,对本山无感,对天佑不来电,而罗永浩、李笑来这种既保留了东北人特有的幽默、机智,又不失低俗的混搭作风,显然更容易精准吸粉。
 
  但罗永浩与李笑来的粉丝变现模式是不一样的。老罗关掉英语培训转做手机,就是想做个面向大众市场的产品,据说这是冯唐给他的建议。手机既是大众市场,又是刚需,而且2012年正好赶上移动互联网的东风,可谓万事俱备。但最后,锤子手机变成了大众市场里的小众产品。
 
        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其中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从罗永浩的个人粉丝到锤子的手机用户,之间的鸿沟太大。老罗自己都说,粉丝文化转换消费的时候必须单品极低,年轻人为什么愿意为娱乐明星的单曲、电影付费?就是价格低。
 
  但明星卖手机几乎没有成功的,韩庚近千万粉丝,也不可能因为他是韩庚粉丝就会买他的手机。如果这个逻辑成立,苹果早被颠覆了。说白了,罗永浩的变现模式是把粉丝的钱(还不少)要过来,直接放到自己腰包里。这种简单粗暴地模式对于脑残粉永远都受用,但对于核心圈层之外的大众市场,很难奏效。
 
  而李笑来在币圈的变现模式要复杂得多。名义上,是让粉丝赚钱,告诉大家这里有一个千载难逢赚大钱的机会;但实际上,只要加入游戏的人越来越多、流入的资金越来越多,对于李笑来这种提前进场的玩家来说,收益就越大。他说比起割韭菜,持币不动才是更高效的赚钱方式。问题是,2011年进场开始持币和2018年进场持币会一样吗?
 
  罗永浩简单粗暴,直接收钱,虽然进了大众市场,最后却做成了小众产品;李笑来眼里有钱,打着大家一块发财的旗号,虽然一开始进入的是小众市场,在把人性的贪婪经过群体释放之后,却做成了一个大众市场,甚至做到了五环外。
 
  但另一方面,罗永浩的小众市场虽然盘子小,但根基稳;李笑来的大众市场虽然容易一夜暴富,但更容易让人连内裤都输掉。
 
  大学期间,李笑来宿舍6个人,有5个人爱玩一个扒裤子的游戏,就是选中1个人,其他4个人快速把其衣服都扒掉,然后推到楼道里再把门插上不让其进来。李笑来非常讨厌这个游戏,从来没玩过。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底裤,正是币圈大佬的生存法则。
 
  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难出BAT。不管未来如何,罗永浩+李笑来至少已经证明了东北军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不可或缺的存在。作为自张作霖、赵本山之后最有势能的北漂,罗、李肩上的担子还很重。在李笑来宣布退出早期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项目)一个星期,罗永浩投资的子弹短信因为意外被苹果下架;这不仅让人想起,17岁的罗永浩从高二正式退学的转年,李笑来被人顶包,失去了保送清华的机会,遭遇人生第一次“下架”。什么叫发小?
 
  细读李老师的“退出感言”,有两个印象:一是霸气,二是严谨。“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投资)”,都退出,简称双退。有网友在他微博下面问:某某(区块链)项目退出吗?李老师义正言辞地回应:你缺乏阅读能力。
 
  这份感言最核心的一句话是:我准备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这意味着李老师几年之内不再做天使投资了,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做(ge)投(jiu)资(cai)越来越不具有很高的投入产出比了。最大限度盘活资金使用效率,是李老师的一贯准则。
 
  他曾对俞敏洪说,房子越大,租金越便宜,因为能租的人其实很少。1800万的房子,一年租金只有30万左右。这就意味着,如果能拿1770万做事一年赚30万,租房子是最划算的了。“想想看,1770万做别的投资,一年怎么可能连30万都赚不到?”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