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新闻 >

随着Facebook的收入增长开始滞缓

时间:2018-09-27 10:5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起初,扎克伯格试图争取更多影响力仅体现在细枝末节上。今年早些时候,总部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Facebook开始测试一种在Instagram应用内显示器社交媒体通知的方法。用户通过Instagram再转发到Facebook上的图片不再突出显示为来自Instagram应用。另外,Instagram也发现其在Facebook应用宣传自己应用的余地也越来越少——要知道多年来Instagram一直是靠着这种方式将用户导流到自己的服务上。
 
  扎克伯格和斯特罗姆俩人在扎克伯克家中举行的定期晚宴上,经常会讨论Instagram的未来。斯特罗姆对任何可能改变应用特质的举措尤其顽固。斯特罗姆路的Instagram更加关注假日和拿铁等的美好摄影分享,不屑于Facebook那一套标准成功入病毒式政治新闻和生日祝福等。
 
  但是近几个月来,随着Facebook的收入增长开始滞缓,这些原本的良性讨论越来越演变成令人不安的紧张局面。扎克伯格想要投资更多来追求他对Instagram的愿景。比如Instagram Stories,作为Snapchat的竞争对手,这款短暂的分享工具在应用上很快大受欢迎。事实证明,这些产品正日渐成为重要的销售驱动因素。斯特罗姆想要推出任何可能与Facebook产生竞争的产品,比如IGTVvideo等,已经越来越难。知情人士称,今年春季开始,斯特罗姆开始向公司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回报工作,后者是“应用系列”主要负责人;而不再一如往常地向公司首席技术官迈克尔·斯瑞普菲回报工作。这意味着,在产品问题上,斯特罗姆与扎克伯格直接对话的途径越来越少。
 
  今年,扎克伯格在公司的电话财报会议上越来越频繁地提及Instagram,称该应用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0亿,证明这一收购在Facebook内融合得非常好。
 
  在Facebook的帮助下,Instagram的“增长速度是其原来的两本”,扎克伯格在7月份的时候说道。而在Instagram的员工看来,这个说法无从证实,更多地只是证明了他想把Instagram的成功功劳据为己有。
 
  Instagram的两位创始人的离职与该应用内的高管调动以及Facebook公司内部更广泛的人员调动不无关系。Instagram的首次运营官马恩·莱文曾为Instagram与母公司和谐运作出力不少,公司本月宣布,莱文将调任Facebook的高管职位,负责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和业务发展。Instagram的公共政策总监尼基·杰克逊·克拉克最近已从公司辞职。五月份,亚当·莫斯利取代凯文·威尔成为新的产品总监。莫斯利曾经负责管理Facebook的新闻推送,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十分有可能成为Instagram的下一任领导者。
 
  这些人员的调动再加上创始人的离开,为Facebook更为直接地接管Instagram创造了机会。现在,扎克伯格可以不受阻力地决定自己想要怎么做,且不用担心损害Instagram的品牌价值。北京时间9月27日上午消息,这个月的休假期间,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得以有时间寻思Facebook为控制Instagram所采取的一切小动作。
 
  年初的时候,他的母公司要求在Instagram内增加提醒从而为其主要的社交平台增加流量并向其添加内容。此外,Facebook还删除了部分可以直接从Facebook应用内下载Instagram的链接,熟悉此事的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还希望能进一步控制Instagram上的某些功能,比如广告销售,并试图减少来年Instagram员工人数的潜在增长。接着,今年7月份,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似乎认为Instagram的成功功劳在于他和Facebook。
 
  斯特罗姆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克里格六年来一直运营管理着Instagram,虽然只是作为Facebook的一个部门,他们仍在坚持自己对Instagram怀有的愿景——即便有时候与扎克伯格的理念不一致。知情人士表示,最近Facebook在推动数据分享、产品集成以及其他有益于公司整体的举措方面越来越显得无情无义。该人士因讨论内部动态而要求匿名。当斯特罗姆度假归来,他和克里格突然宣布俩人将离开Facebook。感到意外的不止公众,Facebook也显然对此毫无准备。
 
  “构建新事物有时候需要我们往后退一步,了解是什么在我们背后激励我们,并将激励我们的点与世界的需求相匹配,”斯特罗姆写道,他并没有提及扎克伯格,“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些富有创新精神的非凡公司接下来可以为世界带来怎样的惊喜。”
 
  在这里,他所指的公司不止一家。即使没有他和克里格,Instagram未来也极有可能变得越来越不像是一个独立实体。创始人的退出为扎克伯格扫清了实现他自己愿景的障碍——在他所谓的“应用系列”(包括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等应用的集合)内实现交叉推广。
 
  据知情人士透露,Instagram很有可能在幕后起到更多地协调作用,与Facebook分享部分团队和产品的目标。从此再无任何创始人级别的人物可以挑战扎克伯格一个人对应用未来与品牌的愿景。Facebook为Instagram设定了营收增长贡献目标,虽然进一步吸收Instagram有助于Facebook实现这一目标,但同时也会威胁到Instagram创始人努力想保持的独特文化。Facebook的数据行为和其在传播虚假消息和仇恨言论中扮演的角色已经使其备受争议和监督,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纷纷涌向Instagram寻求好的替代品。原本不断吸引新用户并让他们不时回到Instagram的那种独特魔力,将极有可能随着应用越来越Facebook化而渐渐消失。
 
  Facebook代表称,除了扎克伯格周一晚间发表的声明之外,他们不作任何评论。Facebook的股价周三早上未见波澜。今年总体上,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7%,这是该公司2012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下跌。
 
  诚然多年来,Instagram一直受益于Facebook的丰厚资源和基础设施,后者给予了Instagram足够的技术支持来实现用户增长并迅速扩大广告业务。因为Facebook的主要产品仍可以为业务带来收益,Instagram的管理层可以对挑剔的产品调整置之不理。2016年,斯特罗姆在彭博社的电视采访中解释说,与扎克伯格共事好比邀请他坐在Instagram的董事会席位一样。Instagram那近乎独立的形式为未来的收购塑造了典范,包括后来2014年收购WhatsApp和Oculus——这两个部门的创始人最近也都离开了Facebook。
 
  如今,Facebook主要平台上的用户活跃度正在不断下滑——有的是因为用户疲劳,有的是因为产品调整,因为Facebook希望减少平台上有害的病毒内容。政府对隐私和选举干涉的调查加剧了这一负面趋势。而Instagram增长更快且声誉良好,它对Facebook的未来至关重要。这导致扎克伯格对Instagram的关注日益增加,并向Instagram施压以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和用户增长,进而回馈整个公司——Facebook已经给予Instagram多年照顾,如今是时候轮到Instagram做出回报了。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