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简介 >

左右手不停地触按下计时秒表

时间:2017-08-15 13:4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中国游泳狂飙突进,中国健儿们征服世界舞台的过程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中国游泳教练。在经过了十几年的洋务运动洗礼之后,这批“中国制造”开始阔步走向历史舞台。他们低调、淳朴而又富有奉献精神,但他们与时俱进,在业务上能吸纳百川,形成自己独到的风格和人格范本,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从本期起,我们将系列关注中国名帅系列。
 
  中国游泳教练多有一双保养甚好且表现力丰富的手,朱志根便是其中一位。当年,这位前浙江仰泳名将便是靠着健硕的臂展乘风破浪,让对方不得不吃自己的“洗脚水”(游泳行话,指一直落后)。等当了教练,他的手更是如同乐队的指挥,成为丰富执教经验和细腻内心情感的某种外化。
 
  但这几年,我看见的那双手,虽然情绪依旧爆满,但早已少了很多生气——尤其是右边那只,在交谈的状态下总是不由自主地晃动,如同冬日里悬崖边寒冷凛冽侵袭下的枯树干。
 
  “右胳膊已经麻了,经常只能换一只手”,朱志根吃力地在我面前抬了抬胳膊,“我们游泳人早练就了左右互搏术。”
 
  作为游泳池里年级最大的长者,他却是精气神最充沛,也是最忙碌的:每天,他和组里的队员总是最早来到游泳的。在指挥席,也总是见到他最忙碌的身影。一会儿走到混合区,一会儿走到比赛池、一会儿又回到放松池旁,只为找个好角度观察弟子们的比赛表现。
 
  他组里的队员也算比较多的。一共有16个队员,其中包括奥运铜牌得主汪顺、蛙泳名将毛飞廉以及众多年轻选手。从布达佩斯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到全运会,朱家军的责任非常繁重。
 
  尽管成员众多,但每个队员的训练情况、潜能和成绩,朱志根心理都心里有谱:汪顺天赋不错,底子好,如何在各方面进行补强是训练的重点;毛飞廉训练认真但是成绩突破不大,如何提高他的爆发能力尤为关键……这些人的训练和比赛,这些都是朱志根思考的问题,他说:“只有不断思考,才能让我和队员一起进步。”
 
  他的思考,其实从很早就开始了。
 
  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中国游泳进行了一宗大笔的“劳务输出”——在澳大利亚东,英国和美国,都有中国游泳大军的身影。而孙杨和他的队友们,则第N次出现在外教丹尼斯的黄金海岸俱乐部。巨大的财力投入,透支的体能,加上来自上层切实的成绩诉求,让本来就有些糖尿病、心脏病的朱志根,患上了甲状腺结节病。吃饭肿大如馒头,双手也不堪负荷。尽管如此,每天早晨4点,他都会如闹钟般起身,用颤抖的双手给队员们做早饭,一只胳膊累了就换另一只——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队友们的胃口。到了训练场上,他则如竞走般穿梭于两个泳道之间,左右手不停地触按下计时秒表。
 
  他的敬业,赢得了丹尼斯的交口称赞,尤其是当得知只有初中学历的他在50多岁挑战外语,为的是更好的沟通的时候……而朱志根,和丹尼斯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希望不断超越他。在训练方法上不断创新,更新训练理念,让年轻队员更加容易接受。如果我不去更新训练理念,就会被淘汰。老话所说的学无止境就是这个道理。”
 
  为更好地学习国外教练的先进理念,朱志根每年都带队员外训。这些年,他也自费花了十几万的训练器材,用于探索体能训练的新模式。他说:“过去是通过杠铃片,现在不一样了,通过不同的训练手段来提高运动员肌肉的力量和质量,一切都是为了提高运动员力量训练的效率。”
 
  而在训练的每个阶段,朱志根所要攻克和调整的点都不一样。比如今年上半年的比赛,他要试图解答“下高原训练的时间长短对运动员比赛状态的影响”这个自命题。
 
  “我以前曾经试过,从高原下来到平原后时隔四周、三周、两周参加全国比赛。这一次我想尝试一下,接下来一周后就参加比赛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队员会是什么反应,我要找到答案,为以后的训练和比赛摸索经验、打好基础。我现在手里还有几个条件不错的小孩,打算冲击一下短距离,”朱志根说。
 
  通过这几年来出国训练,加上朱志根自己原有的训练特点,他总结出了升级版的训练方法,就连丹尼斯都为之赞叹不已。“接下来希望有机会去美国,和美国教练聊一聊,看看有什么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操着浓重的绍兴口音,朱志根大手一挥。
 
  但朱志根并不希望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某种意义上的拔高或者神化,他更愿意将其认定为:一切都是职业习惯使然。
 
  在他的眼中,现在的队员是他们那一代游泳人理想的承载——他们拥有先进的训练条件、身体素质、经验及眼界,由此也有了向世界叫板的资本。更重要的是,在情感的维系上,朱志根一直将他们视如己出,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冬训上高原,天气干燥,朱志根去水果店给队员买水果,牛奶面包这些更是必不可少。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是对队员负责的态度,“家长把孩子送到我这里训练就是想让孩子有出息,我怎么能不上心呢?”
 
  而在手下弟子一个个劈波斩浪取得突破的时候,他往往掩藏自己默默奉献的客观——比如他会随身携带“一颗糖、一包咸饼干和一瓶速效救心丸”;比如他曾三次因为比赛而推迟手术;比如,自己陪队员的时间比儿子还多。
 
  身为传统意义上的游泳人,他低调,务实,寡言少语,对业务执着甚至有些执拗(这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教练的群像描述):比如,他会在大赛前没收队员们的手机;比如,如果训练结果和过程达不到标准,他肯定会让队员重来。组里的汪顺、商科元等队员都知道教练的脾气,从来不敢在训练时有所懈怠;再比如,当队员胆敢顶撞他的训练指令时,他会大吼甚至动用拳头。他对游泳和队员们的感情重于金钱,事业甚于荣誉。当弟子们用颤抖的音调说出,“师傅,我爱你”时,是坐在场边的他最幸福的事情。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